拓跋狗子

但除此外也别无他法。

【息白息百日接龙】 梦魇杂记

我,是个从来没有写过同人文,三观扭曲,文笔辣眼睛,写起来全凭灵感的,小畜生。

*向九州系列的各位前辈们致敬。
也包括动笔写下段子的大大们qvq
*满满的私设✔️
*人设我也很不确定,这个……要来掐的话可以接受,但愿温柔以待。
*辰月之征,白毅息衍吵架后
/这个时间轴没有问题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少年侠气,交结五都雄,肝胆洞,毛发耸,立谈中,死生同,一诺千金重。
---序 /六州歌头/


过了三更的紫梁大街。

入秋了。街头巷尾,门闾阡陌间低低压着层凝而不散的寒气,脚步声在一片萧瑟中传出很远。

它接踵而来,又踧尔远逝。许多人的脚步声累积在一起,像跟金属丝把白毅从混沌无觉中拎出来,粗暴地扔进紫梁大街上流动着的寒气里。

白毅浑身炸了层麻皮,他来不及看四周,只知道跌跌撞撞跟着脚下的步子,和旁边隐隐约约的人影一起向前跑去。

白毅听见了更多声音。

“站住!有胆子闹事,怎么现在就萎缩一气,只知道跑了!”

“不跑是傻瓜!难道还站桩给你打吗?”一个带三分轻狂,三分挑衅,却又有四分熟悉的声音大声反唇相讥道。

“你——!”

又有其他声音嚷嚷着:“从长安街包抄过去!那是死路!”

“知道包抄就不该说出来!”还是原先回口讽刺的那个声音,“今日——好聚好散啊!啊哈哈哈!”

脚步声急促停住了,兵器出鞘声,衣料摩擦声,笑声和咒骂声混杂在一起,像是接连不断的风在白毅脑海中穿行而过。

“该死!息衍这混蛋这次又要跑了!”有人咒骂道,“一个老师教出来的,怎么他步战就战无不克!这不合常理!”

“白毅!白毅!你这次又不拦吗!”有人推推他的肩膀,在他耳边痛心疾首地大声叫道,“你好不容易这次带了刀出来,你不用吗!息衍小贼就算是你朋友,这次也太过分了!好玩引头舞狮来踢场子,这算什么!”

白毅低低的恩了声,说:“我也是忍无可忍了。”

白毅其实尚未明白周围的人都是谁,又是发生了什么事,引起街头聚斗,半夜追杀一个泼皮无赖肆无忌惮的息衍。但息衍这个名字落到他耳底,恍惚间脑海中由声音组成的风,都在一瞬间化成了往事。

往事破风而来。

白毅手按着刀柄,溯流而上。他缓缓上前,是走在深夜的紫梁大街上,也是走往尘封的记忆深处。斩马刀“铿”地一声,滑出刀鞘,月光如水,刀光也如水,蒙蒙的青色光晕在三尺五寸的刀身上流动,无形寒气升腾而起。

他没有立刻加入战局,只是提着刀封住了息衍的去路。

“白毅?”息衍忙里偷闲,神气十足的叫了一声,“你跟他们达成统一战线啦?”

“息衍。”白毅皱眉沉声喝道。

息衍笑得更灿烂了,手中剑锋一转,遥指白毅,朗声问,“君可有出战之意?”

白毅沉默不语,手中斩马刀转过一个弧度。

“君如有意,息衍自当舍命……陪君子!”

息衍和同修的打斗以同修在周围倒了一圈为结束,息衍也不看他们,解决了边缘人群后他就只盯着白毅,还有白毅手中提着的刀。他们之间也并不是没有试手过,最终常以不了了之结尾,短时间内难分高下……这次他们都随身带了开刃的武器,结果怕只会是两败俱伤。

隔着三五丈的距离,十五岁的白毅和息衍遥遥相望,起手前的“气”兀自溢满整场。十五岁的息衍还没有二十年后的城府,他正是年少最轻狂时,不知收敛为何物。他马下步战稷宫中无人能敌,便是马上骑射也玩得风流倜傥,他目中无人乃是常事,视人若不是青眼有加,就是白眼以待。

“目乃神魄之门”,但息衍问自己,有什么暴露令人恐惧?又有什么能给人带来威慑?息衍自言自语回答没有。所以他此刻坦坦荡荡直视白毅,没有丝毫回避。

“铁甲依然在。”息衍手按剑柄,低声说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未完待续

*接下来就打起来了。

*打斗场面需要灵感,白毅心里动机需要灵感,too,。。

*隔了几天不在状态,再写下去,,会是不负责任的丢脸文字==

就先到这里吧✔️

评论

热度(16)